icc

用决斗为大家带来欢笑!

老板您有外卖

prprpr😭

banana juice:

祝我担生日快乐!!
仓亮 有bj(双重意义上/不cp)
感谢阅读




1
锦户亮的果汁店是没有外卖服务的。
大仓忠义却在电视台门口看到了锦户亮。
锦户亮穿着今天早上看到的那件纯白T恤,外边套着一件红色格子连帽衫,没拉拉链,头发也没set过。也许是因为天气渐渐转冷,他没有像往常那样梳一个背头,前发有些长了,遮住了眼睛。他孤单地蹲在墙边,身边放着一个黄色的大箱子,更加衬得他像一只无家可归的流浪小狗。
大仓忠义追了锦户亮好几个月,从来没有在果汁店以外的地方看到过他,更别提这么软乎乎的形象了。他此刻只想感谢上帝,感谢电视台,感谢自己这么多年的奋斗。
可惜上帝甚至连个闪亮登场的时间也不舍得给大仓忠义多留。在大仓忠义set头顶那撮头发的位置的时候,世界就已经风云突变。
从电视台走出来了一个人。
那个人大仓忠义也是认识的。
虽然那个人出现在电视上的时候并没有戴眼镜,可是那站在阳光下白得几乎透明的皮肤,和常年合不上的嘴,大仓忠义是绝对不会认错的。
那是某档著名午间美食节目的主持人横山裕。
大仓忠义是这个节目的忠实粉丝。在大仓忠义创业初期,他不知道靠这个节目吃下了多少碗无滋无味的白饭。他有时候甚至觉得,他和横山裕俨然已经是相识多年的饭友了。
前段时间大仓忠义和横山裕在某个小酒馆里偶遇,居然真的一见如故。
当横山裕得知大仓忠义是著名的鸡肉串连锁店的老板,就极力邀请他参加节目的新企划。说大仓忠义“外形不比爱豆差,声音好听,人又聪明,没有人比你更适合「餐饮界的王子」这个人设了。”把大仓忠义捧得好像自己一挥挥手,就能展翅飞翔似的。
这就是大仓忠义今天会出现在电视台的原因。
而此刻,大仓忠义心中的多年饭友横山裕,正朝锦户亮走去,并且露出了毫不生疏的笑容。
毕竟是鼎鼎有名的主持人嘛,肯定不方便亲自去店里买果汁,为他破例也不是不能理解。大仓忠义忙着安慰自己,忘记自己的手还举在头顶,手里还捏着那撮总也摆不对位置的头发。
“你缩在角落里干什么,”大仓忠义听到横山裕的奶音中也带着一点点意味不明的笑意,“而且你也来得太快了吧。”
“是横山前辈你太慢了。”锦户亮闻声抬起头,眼睛在阳光下亮晶晶的,“给你榨的香蕉汁都不冰了。”
「给你榨的香蕉汁」一说出口,大仓忠义就知道,锦户亮和横山裕的关系绝对非比寻常。
要知道,锦户亮榨的香蕉汁可不是谁都能喝到的。
现在很多人都不知道,锦户亮的果汁店刚开张那会儿,是以香蕉汁为主打产品的,但是不算太出名。直到有一天,歌手渋谷すばる在广播里提到,说自己爱上了锦户亮家的香蕉汁,锦户亮的果汁店从此名声大噪。正好锦户亮是すばる的狂热歌迷,于是他做出了一个十分大胆的决定——将香蕉汁从菜单中撤掉。
从那之后,吃货论坛上就流传着这样的传说——
要想知道帅气的果汁店老板锦户亮有没有认识你,只要想想他有没有问过你:“喝香蕉汁吗?”


2
当然了,大仓忠义是没有听到过那句话的。
即使他每天光顾锦户亮的果汁店,风雨无阻,全年无休。即使在楼下卖鸡蛋灌饼的大爷都停工回家过年的日子里,他也会有意无意地晃到店门口看一眼。
多么感人肺腑,多么可歌可泣。
连公司里做事一丝不苟的财务总监村上信五都被感动了,特意放下手上的工作,跑来办公室鼓励他:“像亮这么优秀的人,难追一点也是很正常的。坚持就是胜利,加油!”
说完了,一秒都不多耽搁,赶紧一边吸着可疑的香蕉汁回去了。
导致大仓忠义过了好久才反应过来:“为什么连虎牙怪都可以喝到香蕉汁!?”
很好,很好。
设计部的安田章大,才去了几次,就因为大海的话题和锦户亮成为了朋友,喝上了香蕉汁。搞文案的丸山隆平,平时古里古怪的,不知道和锦户亮说了什么奇奇怪怪的话,一边被嫌弃一边喝上了香蕉汁。现在就连这个整天穿得整整齐齐,夹着公文小包走来走去,说话跟机关枪扫射似的村上信五,都能喝到了。
于是大仓忠义更加怀疑人生了。
不为别的,就为锦户亮对他的态度。
——你好,请问要喝什么?好的,请稍等。欢迎下次光临。
然后在离开的时候,挂着官方的微笑,递过来一张宣传单。
大仓忠义天天去,锦户亮就天天给他一张一模一样的宣传单,好像以前从来没见过面似的。
太,挫,败,了。
大仓忠义不是没吃过苦的人,早年创业的时候吃不饱穿不暖,靠着心中的一股劲儿也熬过来了。他原本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他做不到的事的,可锦户亮是真的让他心生退意了。
他想,自己条件也不差,为什么连一杯香蕉汁都喝不到呢?


3
大仓忠义以前老是想不通这个问题,现在他明白了。
他站在电视台门口,阳光直射在他的头顶,却一点都不暖和。
大仓忠义人高马大的,正正经经地穿着一身高级西装,本来就够惹人注目的了。偏偏一直站在原地,呆呆地举着手,路过的人都忍不住回头多看他两眼,终于连横山裕和锦户亮也发现他了。
横山裕看到大仓忠义诡异的动作和呆滞的眼神,首先大笑了几声,然后才招呼他过来:“你来得正好,我给你介绍一下。”
这个开场白,很有接一句“这是我对象”的气势。
大仓忠义觉得很尴尬,同时觉得有些难以接受这样的事实。他慢吞吞地走过去,一边装作无意看向锦户亮,不小心对上了眼,从对方眼中读到了同样的情绪。
从这个反应来看,锦户亮也许是记得自己的。
……大仓忠义有时候也是很佩服自己的乐观。
好不容易等大仓忠义磨磨蹭蹭地走近了,横山裕拍了拍锦户亮的肩膀,抬了抬下巴,笑容颇有深意:“介绍一下,这是锦户亮,我大学的学弟。”
原来只是学弟。
看来自己的乐观并不是毫无根据,大仓忠义心情轻松起来。他耸耸肩,大大方方地看向锦户亮的眼睛,笑着伸出手:“你好,我是大仓忠义。”
“我知道的。”锦户亮躲开大仓忠义的眼神,低声说了一句。见大仓的手没有要收回去的意思,只好也伸出手握上去,“你好。”
“我这个学弟啊,”横山裕看着两人的手,笑得一脸暧昧,“平常不见他主动联系我一次,今天不知怎么的,死乞白赖地要给我送果汁来。正好碰上你了,也算是有缘吧。”
听着横山裕明显带着一点不同寻常的意味的话,大仓忠义的脑海里突然闪过一个念头,也许横山裕之前打了腹稿的。毕竟横山裕这段台词流畅自然,虽然说他是著名主持人,可是他连一句螺丝都没有吃,实在不像他的风格。
其实怎么样都无所谓。因为横山裕说得很清楚了,锦户亮和他平时不怎么联系的。
大仓忠义的心情更加轻快了,一双眼睛盯着锦户亮直笑。
锦户亮被大仓忠义看得浑身不自在,没敢再往那边看一眼,转而去顶撞横山裕:“谁死乞白赖了?明明你说了你想喝香蕉汁的。”
“是是是,”横山裕没有要和锦户亮斗嘴的意思,把脸转向大仓忠义,“说到香蕉汁,你要不要喝?户君做的香蕉汁都挺好喝的,其他人都喜欢混合型的,就我比较喜欢原味的。”
嗯?嗯?嗯?
如果不用考虑其他因素,大仓忠义自然会在第一时间把头点出幻影。可是现在锦户亮就在旁边,而这个是锦户亮特意做了送给横山裕的……可是大仓忠义想这杯香蕉汁已经想了好久了……喝一口总没什么吧?
“那我……”
大仓忠义飞快地做好决定,没想到刚开口就被锦户亮打断了。
“不行。”
这他妈就尴尬了。
“这个是给你的,横山君你最好现在就把它喝掉。”
刚才还轻飘飘的好心情,突然被绑上了一块巨石,沉沉地往下坠。
大仓忠义往横山裕那边扫了一眼,发现那边并没有表现出任何不适与尴尬。而锦户亮这边,也是皱着眉,一脸真挚,不容有他。
并且没有任何想要解释的意思。
如果说大仓忠义的朋友们全都喝上了香蕉汁,唯独大仓忠义不行,那么是不是可以大胆认为大仓忠义不够资格喝这杯香蕉汁?
现在不止是挫败了,大仓忠义已经彻底死心。
自己条件又不差,何必在一棵树上吊死呢。
没意思,真的。


4
那天之后,大仓忠义再也没有光顾过锦户亮的果汁店。路上远远看到果汁店前的长龙,也像害怕什么似的,转身绕往另一个方向。
朋友们陆续发现了大仓忠义的异常,都表现出超乎想象的关心。
丸山隆平提着一袋子的豆大福跑上来,顾左右而言他:“光吃这个太干了吧,是不是得买点儿果汁来喝啊?”
安田章大直接提了一杯果汁过来,摆在大仓忠义面前,循循善诱,跟他讲劝和的三大法宝。你误会了,有没有漏掉什么细节,也许他有苦衷呢。
最后连村上信五也惊动了,居然牺牲了一上午的工作时间,拉着大仓忠义谈心。大意是,革命到了最后的关头,黎明前总是会有一段尤其黑暗的时间,只有这样才能显出胜利的曙光是多么明亮。简而言之,就是让他再想想办法,不要轻易言弃。
说得跟地下工作者要策反似的。
对此大仓忠义统一回复:“你们到底是谁的朋友啊?”
总之是铁了心要放弃。
愁得村上信五在办公室里搓手踱步,最后丢下一句“可急死我了”,推开门,匆匆离去。


5
村上信五离开之后都已经到饭点了,往常这个时候大仓忠义都会下楼买一杯果汁的。
大仓忠义把家里带的便当拿出来,盯着桌面发了一会儿呆,轻轻地叹了口气,打开饭盒。
夹起一块肉正要丢进嘴里,门口传来助理的声音:“老板您的外卖到了。”
大仓忠义看了一眼手中的肉,试探性地咬了一口,确定不是幻觉,这才松了一口气。他右手夹起一坨白饭,左手对着门外一挥:“我没有订外卖。”
门外的助理急了:“哎你搞错了,我们老板说……”
大仓忠义两耳不闻窗外事,正埋头苦吃,一抬头,居然看到锦户亮站在自己跟前,活生生的。他嘴里还塞着一大口饭,一脸懵逼,大脑对于锦户亮的到来不知道该做什么反应,更别提应对接下来锦户亮噼里啪啦倒豆子似的一大段话了。
“横山君是我大学的前辈,他喜欢吃甜食,所以我给他榨的香蕉汁里加了很多糖。你不喜欢吃甜食,所以我当时没同意给你喝。你喜欢我,每天都来我店里买果汁,却从来不告诉我你的名字,也从来不说你喜欢我。你每天都只是买了果汁就走,我只好每天都揣着手机等你电话。”
锦户亮来的时候跑得急,气都没有捋顺,耳朵小小的红红的,胸膛一起一伏,蓬松的头发也跟着在头顶一颤一颤的。他说完,咽下一口口水,把前发撇到一边去,露出一双雾蒙蒙的眼睛:“你还有什么话要说吗?”
大仓忠义费劲地将那一大口饭囫囵吞下去,大脑终于慢慢适应了这个情况。他看着锦户亮的眼睛,他看到里面藏着率直的情感,还有毫不遮掩的委屈。
看到锦户亮这样,大仓忠义反而悠闲起来:“可我没有你的电话啊。”
谜一样的沉默。
锦户亮低下头,重重地叹了口气,接着从裤兜里掏出一张皱巴巴的宣传单,啪地拍在大仓忠义的桌子上。再开口时声音里多了一点点怒气:“你什么时候见过我给别人发宣传单了?”
大仓忠义开始慌了。
“大仓忠义,你追人也要按照基本法吧!?”


6
“请问一下,我们俩现在是不是就算……”
“你能不能按程序来,至少也得先我问一句愿不愿意和你在一起吧?”
“那你愿不愿意……”
“愿意。”


—完—

评论

热度(233)